怀瑾握瑜

冷cp食用者痛苦不已ಥ_ಥ

【秀业】斗兽的爱情

哈啰又是我😄~字母有,会不会背吞只能听天由命了orz完全不知所云的产物请轻拍(●—●)

【秀业】斗兽的爱情
Chapter 1
  赤羽业在梦境中沉沦,虚假的、苍白的、冰冷的、锋利的,宛如铜镜碎片的梦魇。
  黑夜张开双臂拥抱他,圆月俯身投下血红的亲吻,他听到风阴冷的呜咽,刀刃似的撞击切割整个空间。
  然后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迸出,撕裂了凝固的空气。
  他看到两头斗兽。
  交缠着,撕咬着。黑暗中的轮廓格外鲜明,流畅的线条,紧致的肌肉,在他眼前暴露无遗。仿佛利剑击穿长空的声响敲打他的耳膜,他也许可以想象那肌肉下蕴藏的力量,那种可以禁锢、标记、毁灭的力量。斗兽彼此啃咬着,他们似乎并不介意暴露自己的弱点。他们只是不顾一切地想要征服对方,杀死对方,吞食对方而已。
  这是两头以命为食,以血为饮的斗兽。
  这是一场证明的战争。
  他闻到鲜血的味道,猛烈地撞进他的鼻腔,伸出倒刺牢牢勾死他的嗅觉,那样浓烈的、富有生命力的、令人血脉喷张的味道。他还闻到烈风的味道,草原的味道,犷野、剽悍而豪放,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姿态怒放
——斗兽的、支配者的烙印。

Chapter 2
  “唔!”赤羽业蹙紧眉,那人浓郁的Alpha气息呛得叫人难受,“你真的不知道收敛一下吗?”
  “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。”浅野学秀挑衅似的挑起眉毛,往犀利的眼瞳中涂抹轻蔑的神情,“虽然你不会像那些淫♂荡的Omega一样发♂情,不过你那与我水火不容的味道,我可是钟意得不得了啊。”
  “哈,别太得意了,到时候输得太惨打脸可就不好了。”
  “Are you kidding?”浅野情不自禁笑出声来,连带肩膀也微微抖动,他径直走过来,肌肉的一缩一张都爆发出性♂感的力量。浅野伸出两条铁棒似的强壮有力的臂膀,将他禁锢在自己镇守的狭小领域内,灼热的气息洒在他脸上,仿佛恋人的抚♂慰,“我们已经纠缠了那么久了,你离得开我吗?”
  “哼,你果然是个不能更弯的基佬。”
  “唉。”叹息般的呻♂吟,“我真的是直男。”
  太近了。这个距离。太危险了。
  他想起梦境中交缠的斗兽。他们是否能切实感觉到呢?肌肉的震颤、脉搏的跳动、血液的滚烫、心脏的敲击
——咚。咚。咚。
  侧脸能感觉到呼吸的气流和发丝划过的微痒,危险距离再次被压缩。
  他感觉全身都在叫嚣般膨胀。
  浅野的嘴角裂开了,那是得逞似的嘲笑,刻意压低的沙哑嗓音仿佛粗糙的颗粒将他的耳朵摩擦得滚烫
——“你石更了。”

Chapter 3
  “是你先煽风点火的,说来你总是热衷于干些危险的事情。”是了,那个人总爱惹是生非,而他也乐意奉陪。
  “我这可是为了报期末考的一箭之仇啊。”浅野厚颜无耻地笑,“你知道吗?有人说我们是同类间的竞争关系,这说法其实不太准确对吧。”
  因为我们其实是,想把对方熔化的斗兽啊!
  浅野以大得惊人的力道扯住赤羽的衣领,狠狠地撞了上去。两唇相碰时感受到的只有疼痛和迅速蔓延开的麻痹。他们啃咬对方的嘴唇,像彼此撕咬的斗兽一般,铁锈的味道渗出,浸透口腔中的味蕾。淫♂糜的水声,暧♂昧的空气,他们拼命地从对方口中汲取氧气,竞赛般妄图榨干对方的生命。
  “哈啊!哈…哈…”透明的银丝在黑暗中闪着诱♂人的光泽。血,酒,两个Alpha的味道碰撞着。
  “你总是这样。”浅野勾起嘴角,眼里闪着刀光,“诱♂惑了人后逃之夭夭,总是踩在最高处,用那种看淡一切的眼神,居高临下地俯视别人。”
  “…”
  “这怎么行呢。既然你擅自闯进我的视野,那我一定要把你拉下来!撕开你的伪装!拔除你的逆鳞!粉碎你的傲骨!让你完完全全地认可我,打上我的烙印!”
  “唔…哈啊!混帐!你…”难以言表的快♂感从下方冲到头顶,在四肢末稍爆炸。
  浅野捕捉到他嘴角漏出的呻♂吟,笑得愉悦而张狂:“啊啊,你果然很适合这个姿态,和我肖想的如出一辙。”
  收紧、放松、加快、减慢,节奏仿佛被那人捏在手里玩弄的孩童,赤羽紧咬嘴唇,断断续续的呻♂吟还是被灭顶的快♂感从唇齿的缝隙间挤压出来。
“呃…呃啊!”
  “我…做了一个梦。梦见两头斗…兽,在黑夜笼罩的战场…哈啊!…厮杀…唔…”
  “那你觉得,他们是我们的化身,还是我们的前身?”
  “不…知道。”
  浅野的目光暗淡下来“厮杀、证明、征服、支配,这就是斗兽的爱情啊!”
  那人突然加快了动作,让赤羽呼吸猛然一窒。
  “这是你擅自闯进我的视野的惩罚,不会让你轻易逃走的。”
  “开…什么玩笑!你这家伙岂不是包养了很多人在你那猪圈一样的视野里吗!”
  浅野勾起嘴角笑了,和往常一样吊儿郎当“不一样的,我将他们纳入视线是为了驱逐。而将你锁在这里是为了毁灭!”
  “唔…哈…”他仿佛看见那人的灵魂飘离体外,以旁观者的姿态注视这场可笑的闹剧。梦境中斗兽锐利的目光,在此时此刻刺穿情♂欲,直逼他的心脏。
  脑海一阵轰鸣,他仿佛堕入无边无际的空白,一瞬间眼前闪现绯红的夕阳亲吻两头斗兽的场景,直到浅野的声音将他拖回现实。
  赤羽努力尝试对焦。他似乎明白了那个梦境,他想要回避的事实的倒影。他们是斗兽,这是无法否定的铁铮铮的事实。而他们会嵌入对方的生命,也是命运的冥冥注定,无法逃脱。
  他扯开眼皮,看到阳光拼命伸长了手,爬过阴暗的角落,抓住了那个人,他看到眼光描摹那个人的目光
——占有的、征服的。
  他果断翻身,将阳光狠狠截断,不顾那人微微错愕的眼神,他眼里迸出激烈的火花。
——我期待你的支配,而我也将用尽全力,掐灭你眼中的光芒。
  这可是,斗兽的爱情。
END

 

【秀业】钝刀

1.军人设定,架空向
2.诶嘿新人第一次写秀业超紧张
3.松井又发什么疯,秀业这么萌的cp非得拆了?连我这种万年潜水党都坐不住了
4.话说首页那些关于抄袭的帖子是怎么回事
5.求勾搭求勾搭虽然是文废还是求勾搭

    人都说,浅野学秀内心有一把锋利到极致的刀。
     因为没有被感情腐蚀而长久的锐利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与赤羽业的相遇没有那些浪漫的氛围和台词,仅仅是在刀光剑影的战场,两把刀的碰撞。
    这是浅野第一次遇到势均力敌的对手,他不得不全神贯注防御对方凌厉的攻击,即便如此,还是被猝不及防地擦伤。
    他有些愣神地想,有多久没有见过自己的血了?因为一开始就居高临下,战斗对他来说就是单方面的支配,机械地完成任务,任凭内心的情感一片荒芜。
    然而这个人是不一样的!赤羽让他再次感觉到了生命的存在,感受到灵魂沉甸甸的重量,这个人放了一把火,点燃了他心中早已荒芜的杂草。
    强烈的支配欲像脱缰的野马,不断冲撞着摇摇欲坠的理智。浅野真实地明白了血脉喷张的感觉。
    他紫色的眼瞳闪着刀光。
    彼时的浅野并没意识到,想要支配的欲望也可能锈蚀那把军人之刀。
    地上铺陈着鲜血,像绽放的花朵,死亡总是难以置信地带着奇异的美丽。
    浅野却只把那当做背景。
    因为赤羽有一头更为耀眼的红发,那样摄人心魄。
    金色的阳光撒下,温柔地亲吻赤羽柔软的红发,描摹他脸部精致的轮廓,仿佛恋人的手指。
    他想,那大概是他人生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浅野那日渐衰老的肉体大概会永远记得与赤羽激烈的搏斗,每每这时,回忆就会被点燃,连带血液也沸腾起来。
    那些早已逝去却又真实存在的厮杀如此招摇地显摆自身的存在。
    最终画面又定格在最后的夜晚。
    即使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的手掌上依然残留着血液炽热的余温,还有其浓稠的粘黏感。
    他觉得那个人坚定而冰冷的眼神从回忆一直停留到现在,在黑暗中拷问着他。
    羁绊是双向的。换而言之一方的死亡就是其死穴所在。
    然而有些不可名状的东西就真的像藕断丝连一样,颤动纤细的心弦。
    那个人以从未见过的脆弱姿态仰躺在地上,红黑色的血渗进贫瘠的土壤。
    内心深处有什么坚硬的东西破裂了,发出金属质地的声响。
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 浅野耳边响起赤羽渐渐微弱下去的呼吸,仿佛从亘古穿越而来,像蜘蛛丝般飘渺,下一秒就会湮没在风声的呜咽中。
    “浅野…我…”
    然后赤羽没说下去,直到死都没说出口。
    浅野一直在思考,赤羽最后希望传达给他的究竟是什么,或许只是他自己在刻意地背离答案。
    浅野摩挲着嘴唇,喉头充斥着强烈的堵塞感,想要一吐为快,却又生生压抑。
    嘴唇徒劳地振动干冷的空气,细微的麻痹感回馈到唇瓣上,顺着血管一直泅入心脏。
    他想告诉赤羽的又是什么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 
     那之后,他被勒令退伍。
    “浅野君,你的刀钝了。”
    浅野学峯如是说。
    他才恍然大悟。也许真的是名为爱情的强酸腐蚀了锋利的刀刃。
    残留在手上的,萦绕在心间的血液,其实并非是那个人的,而是属于他自己。
    是他亲手折断了军人之刀,又以血祭奠那无始无终的爱情。
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